苏尧

学生党,随缘更新,谢谢观看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11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谢谢你们的观看。

中秋快乐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终的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,魏无羡拿到了这一角色,开始涉足进入娱乐圈。

这天晚上,魏无羡拿着一瓶浓度极高的白酒,静坐在窗前,没有任何动作,仿佛在等什么人似的。

房门外的叶哥,早就已经开始火急火燎地收拾行李,按照他的话来讲,早准备好也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的,况且这也是他重视魏无羡的表现。谁对于自己不重视的人,会在半夜帮他收拾行李,心细到带几双袜子......

静坐了一会的魏无羡,拿出两个小玻璃杯,一杯倒上满满的酒,一杯倒上矿泉水。自己拿起那杯白酒,一口气灌了进去“等我......”

在观看的一众人,摸不着头脑,一位修士问出了大家都在想的问题“魏无羡他在干什么...两个杯子...”

——云深不知处——

蓝忘机也静坐在静室内,也端起手边的茶水,一饮而尽“好。”

也许这就是是俩人的默契吧,即便隔了那么远,还是心存默契。他不言,我不语,默契已经成了习惯。

蓝忘机把杯子放在一旁,走向静室外抱起一只黑色兔子,细细的照料着,若是瞧得细致,不难发现那只兔子耳朵上,系着一个小巧的红色蝴蝶结。

——叶哥家——

叶哥认命的收拾完行李,就准备找魏无羡谈谈后面规划,敲了敲门“无羡啊,我可以进来吗?”

魏无羡收起杯子,一改前面沉重的脸色,又一次变成那个嬉皮笑脸的大男孩“叶哥,进来吧,门没锁。”

叶哥一开门就闻到了满屋的酒味,倒是没看到魏无羡醉倒“无羡,看不出来你酒量那么好啊?”叶哥随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白酒瓶“好家伙,这么高的度数!”

魏无羡自顾自地又喝下一杯“叶哥...我好想我的家人、朋友...”眼里的落寞落在叶哥眼里。

叶哥亲昵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“好啦,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需要多少喜爱值,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你,帮助你回到你的家人、朋友身边”叶哥心疼的抱住了魏无羡“无羡,哥现在是你最坚强的后盾...娱乐圈不好走,我会陪着你,陪你走上巅峰!”

魏无羡再次展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“叶哥,谢谢你...你也是我的家人、朋友...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现在已经被抓走了。”魏无羡的学习能力很强,这段时间也对未来世界有了一定的了解,他是几千年前的古人,穿越到未来。这件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,那些科学家怕是会把他抓起来研究,更别提什么收集喜爱值了。

叶哥拉着魏无羡去洗了把脸,醒醒酒“无羡啊,这是我们合作的合同,合约就到你收集完喜爱值为止,你再仔细看看,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提出来,我改天找公司再修改。”

魏无羡拿起黑色水笔,一笔一划的签下合同“不用了,我相信叶哥你不会害我。”

叶哥笑了笑,规整规整合同“你小子倒是心大的很,过几天我们就要进组了,这次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魏无羡满不在意地调换着电视频道“不用,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忙你的就是了。”

叶哥看着魏无羡的眼睛,认真说道“娱乐圈水太深了,我不放心你。无羡进组之后,小心为妙,有些人就是典型的白切黑。”

魏无羡点点头,他怎么会不知道呢,那些侠义之士不就是所谓的白切黑嘛。重回现世,他利用莫玄羽的身体,也看透了许多东西,金光瑶可不是个好例子。

之前他还是个人人尊敬的敛芳尊,后面这骂名可比他这夷陵老祖大多了。

——莲花坞——

江澄无语地扯了扯嘴角“他还真是引以为豪,夷陵老祖...呵...”

虞紫鸢皱着眉头,拉住江澄的手“阿澄...冷静点。”

江枫眠自然注意到了,妻子与儿子的动作,嘴里全是苦涩。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10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谢谢你们的观看。

军训真累,大家要好好学习!天天向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说实话,这个洛笙人生经历和魏无羡的人生经历,几乎相似,同样的起伏跌宕,同样的被现实击垮。

魏无羡拿到剧本时,就和洛笙这个角色产生了共鸣感,他只是怕自己没有经验,做不好而已。

魏无羡迅速进入角色“为什么要逼我...”

那时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有看过的句子,却怎么也连不成一句话,只能干巴巴的说出第一句,一句吐出,情绪如涛涛洪水般涌来。

洛笙不知道他跑了多久,只知道毫无目的,漫无目的的跑,腿脚已经跑的麻木,他不敢停,他怕自己一停,就会辜负帮他逃出来的人。

终是累了,洛笙浑身狼狈的靠在树旁,无力的捶打着满是泥泞的草地,他脸上的泪水如开了闸头的水龙头一样,哭了一会儿。

用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,胡乱在脸上擦拭,嘴里嘟囔着“该死...是你们逼我的...都是狗屁...”

魏无羡的表演到此结束,脸上的泪水还挂着,但是脸上的表情早已经换上了,灿烂的笑容。在场的考核人员,没有向魏无羡一样收放自如,反而都沉浸在皎皎明月一样的少年的坠落,不少女工作人员被戳中泪点,哭个不停。

总导演一脸喜悦的拉住魏无羡,这部戏是由小说改编的,他又是一位原著粉,一直暗自下决心要把这部戏做好,做到最好。

洛笙这一角色,在许多书迷心里都是白月光一样的存在,无论是女读者还是男读者,洛笙的命运线穿插在主要剧情里,看得人心里直痒痒,看到最后洛笙的结局,许多书迷朋友都接受不了,一直要求作者改结局。

而这本书的作者对于这一要求的回复:人生起起落落,天自有定数,他们不是只一个角色,在我心里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。人生就是那样,有苦也有甜,我们不能改变什么,所以洛笙的结局,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好。

“好...无羡是吧!就你了!”总导演笑眯眯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,脸上尽是满意。

——莲花坞——

江澄眼角红红的,像是刚哭过一样,虞夫人也默言了,眼眶里带着泪花,江枫眠叹了一口气。

这洛笙的人生,和江家之前的人生一样,灭门后剩下独子,其中的经历更是苦不堪言,纵容已经看过魏无羡生平,看他演这样的角色,倒不如说,是在重新演绎他的人生,按照原来的轨迹。

——云深不知处——

蓝曦臣担忧地望向坐在一侧的蓝忘机,孟瑶拉住蓝曦臣的手,摇头示意。

蓝夫人准备去到蓝忘机身边,安慰蓝忘机,青蘅君搂住蓝夫人,也是摇摇头。

蓝忘机话少,这是众所周知的,唯一话多的地方,就是对上魏无羡。现在世人都知道,蓝忘机爱惨了魏无羡,他问灵十三载,只唯一不归人。蓝家出痴情种的这一件事情,也就被坐实了。

——温家冢——

温情拉着温宁和蓝思追,向天空中出现的魏无羡,深深鞠了一躬。

“阿苑,以后好好帮你魏前辈...”温情拉住蓝思追语重心长的说道,仔仔细细的叮嘱着自己的外甥。

心里也默默祈祷,魏无羡可以早日回来。

——金麟台——

江厌离本来就是个典型多愁善感的南方女子,早就哭成了泪人,魏无羡和江澄一直以来都是她最最疼爱的弟弟,现在一个弟弟在未来接触着完全陌生的事物,只为了复合他们这些已死之人,还有个弟弟一直心中怀愧,闷闷不乐的。

金子轩和金凌只能笨拙的安慰着江厌离,金子轩心里一直也没有怪魏无羡,就是怕自己妻子在金麟台等弟弟,等的时间太久了,这是他死前唯一的想法。
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9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谢谢你们的观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经过叶哥的帮助,魏无羡成功积攒了一部分粉丝,并且开始进军娱乐圈。

这娱乐圈不是说进就进的了,为了保护魏无羡是穿越的古人这一秘密,叶哥也就跳槽去了家经纪公司,当起了魏无羡的私人经纪人。

这一天经过叶哥的三寸不烂之舌,终于是给魏无羡争取到了一个好角色的试镜,一部仙侠剧的男四号,这角色无疑是亮眼的。

要是发挥好了,魏无羡就在娱乐圈站稳脚跟了,要是发挥的不怎么样,怕是要被全网黑,要全部改变给魏无羡的事业线路了。

金麟台众人由于琐事,也就各回各家了,魏无羡出现的时间基本没有任何规律可寻,每次出现的毫无预兆,反正如果魏无羡出现,任何地方一抬头就可以看到,也就从金麟台散了。

这天,又是毫无预告的出现了,这次是看到魏无羡与叶哥在一堆人里,魏无羡认认真真在读几张白纸。

和魏无羡同届去云深不知处求学的人,纷纷表示震惊。要知道当年的魏无羡,作为云梦江氏大弟子,无论是灵力还是天赋都是极高的,能与蓝忘机旗鼓相当,但是见他这么安静的看书,也是难得。最起码他们都没见过,他们见得最多的就是魏无羡把云深不知处搞得鸡飞狗跳。

“阿羡,感觉怎么样...”叶哥表情凝重的望向身旁的魏无羡,又怕自己太过于严肃让魏无羡有压力,又放缓的脸色“你别想太多,按照你的理解去演,实在不行,你叶哥重新弄个事业路线给你...再说了,阿羡你长得这么好看,咱也有当花瓶的资本......”

显然叶哥的话魏无羡也没听进去多少,他对这个角色的揣摩,大多来源于自己感觉,对这个角色也并不是十拿九稳的,想起身边的叶哥,心里那股子拗性子可算是更强烈了。

这个男4号,算是女主青梅竹马,也是女主的初恋,无奈死在了家族斗争上。戏份不算多,但剧情决定的亮眼。

很快轮到了魏无羡,魏无羡顶着极大的压力去到了试镜地方。

“各位老师好,我是魏无羡,我来试镜洛笙这一角色”

“开始吧”

洛阳才子,沧笙踏歌。洛笙一生的命运起起落落,说不清也道不明,是老天在作弄他还是命该如此。曾经的洛笙是个心怀天下的少年,后来被逼成非人模样,只叹是物是人非,山长水阔罢了。

魏无羡选到的,正是洛笙最为关键的转折点,被现实所击垮,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一夜之间成长了起来,开始了他的宏图霸业。
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8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谢谢你们的观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魏无羡看了眼时间,算了下时间,也打算关直播了,因为他最近发现了好东西。

“谢谢大家来看我的直播,也谢谢刷礼物的各位,时间过得很快,也到了直播尾声了,也希望你们早点睡哦。”

刚关完直播的魏无羡,火急火燎的给手机充上电,就蹦到电脑那里“叶哥!双排双排!”

叶哥也马上拿出笔记本,开机“来了来了,你先上号。”

金麟台的众位完全静止在那里,魏无羡说的什么双排,上号,对于他们基本都是陌生词汇,刚刚那个刷礼物就很奇怪,那个人居然叫什么小鲜奶吧。

烟花爆竹倒是有,但是没见过不需要点火的烟花,烟花绽开时出现在魏无羡的脸前,丝毫没有被炸到。

“阁下,魏前辈说的双排、上号是何物?麻烦您给我们解答一下。”蓝思追有些迫切的问道,就算知道魏无羡在未来安全无忧,还是忍不住担忧。

“在未来世界人们发明了许多消遣的东西,魏无羡他们玩的是一个名叫和平精英的游戏,双排也就是类似于双人结伴夜猎一样。

进入游戏需要创建一个里面的人物,每个人的人物都不一样,就有了账号一说法,就类似于身份名字一样,上号意为用这个身份进入游戏。”

蓝忘机摸着避尘的手柄,不动声息的离开金麟台,读弟机的蓝曦臣一直注意着,也没说什么,目送弟弟的离开。

等机械声解释完,屏幕上的魏无羡又出现了,不过这次他们进入了那个时代一样,只不过魏无羡看不到他们罢了。

魏无羡穿着十分怪异,脸上涂的红红绿绿的,手里拿着根类似于棍子的东西,他身边站着三个人,不看还行,一看还不得了。

一个是之前见过给予魏无羡帮助的叶哥,一个居然是含光君蓝忘机,蓝曦臣虽然惊讶,但也没表现出来。

他们见到的四个人头上都带着名字,魏无羡是夷陵老祖,叶哥是叶子绿绿,蓝忘机的是含光君,另一个路人名字叫做江澄他老婆。

众人神神秘秘的撇了眼江澄,江澄咬牙切齿的瞪着这个人,只有江厌离注意到了江澄泛红的耳朵,轻声一笑。

“3号咋叫含光君?我也认识一个含光君!那个含光君啊,人中君子,人见人爱,花见花开...”

魏无羡一看3号这昵称就笑了,开启了话题,说着蓝忘机怎么怎么好,就根本停不下来,金麟台众人汗颜。

“魏婴...”三号含光君移动到2号夷陵老祖身边,并抓住了他,魏无羡本来打算去搜装备,结果被拉住了。

“3号你先放开我,这附近有人,等下我俩就被弄死了。”魏无羡懵逼地看着自己像是卡住的电脑屏幕,说来这3号的昵称也是奇怪,总不会是他想的那个含光君吧。

刷刷两下,系统便提示3号含光君使用避尘淘汰了xxx、xxxx。

蓝启仁转头在人群中寻找蓝忘机,寻找未果用眼神询问了蓝曦臣“忘机呢?”

蓝曦臣无奈的摇摇头,他这弟弟终究还是与魏公子有缘“忘机方才离开了。”

蓝启仁叹了口气,蓝忘机是他的得意门生,从小到大都是一板一眼的,后面多了个魏婴,他不知道是好是坏,起码蓝忘机开朗了许多。

他深知蓝忘机是个痴情种,就和当初的兄长一样,魏婴成了莫玄羽后,他也就默认了蓝忘机与其靠近接触,无非还是不忍心让这个侄子,孤独终老。

“避尘?你是...你是蓝湛?蓝忘机?”魏无羡看着系统提示陷入了深思,问出了那个毋庸置疑的问题。

“嗯,是我...魏婴...”蓝忘机说这句话的同时,严肃地盯着魏无羡,仿佛他一眨眼,魏无羡就会消失不见。

“太棒了!蓝湛你来啦!那那么说江澄也来了?江澄呢?金凌呢?思追呢?景仪呢?”魏无羡加快了说话的语气,左顾右盼的四处张望。

江澄看着生龙活虎的魏无羡,红了双眼,说到底莫玄羽身体资质太差,观音庙后魏无羡已经半脚踏进阎王殿,江澄每次去见魏无羡,魏无羡都是吐血吐到昏迷。

金凌察觉到自家舅舅的情绪变化,拉了拉江澄的袖子“舅舅...魏无羡他,会回来的...”

江澄反拍拍金凌的肩膀“嗯...他会的...他说过...”望着魏无羡的方向,笑道。

经过蓝忘机开挂般的操作,四人顺顺利利的吃上了鸡,后面魏无羡想和蓝忘机一起玩,发现记录里根本没有那个叫含光君的3号,魏无羡也就没心思玩了,就下线。

蓝忘机重新出现在金麟台上,蓝景仪和蓝思追毫不顾忌形象跑到蓝忘机身边,七嘴八舌地问道。

“魏前辈他还好吗?”

“含光君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?”

“含光君,你......”

蓝启仁咳嗽示意小双壁,果不其然小双壁收敛了许多,蓝忘机也被蓝启仁叫去谈话了,天空中也没再出现魏无羡。

“你和魏婴...”

“叔父,我心悦魏婴,望叔父成全。”

“忘机,我是看你长大的,你是个好孩子,既然喜欢,那就去吧...你长大了。”
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7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谢谢你们的观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几日,夷陵老祖魏无羡的一生传奇,仿佛都成了大家下饭的东西,几乎每次大家都准时收看,那些资力尚浅的小辈的,几乎都是泪点。

他们看到了当年岐山温氏的残暴行为,看到前辈们的忍辱负重,看到了其中隐藏的隐情,看着魏无羡如何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,被世道逼迫成为夷陵老祖。

当看到剖丹的时候,更是有些女修哭出了声,魏无羡说到底还是个少年时,他的秉性别人不知道,江家这些人却是很明白,即便是被虞夫人罚,魏无羡也不会去求饶。

但在面对温情剖丹一事时,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毫不犹豫的跪下,更是说出一句“一半一半嘛”。

金麟台上的人都沉默了,当初莲花坞差点灭门,其原因之一就是化丹手温逐流,在这段时间的了解里,他们知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,也慢慢开始对魏无羡有了改观。

再联想到那天在莲花坞,江澄有些癫狂的让人拔随便,之前金光瑶就透露了,在魏无羡死后,他的佩剑随便就封剑了。

这真相就变得一目了然了起来,现在江澄的金丹是魏无羡的金丹,而这也是魏无羡走鬼道的原因之一。现在人人都有些羡慕云梦江氏,也羡慕江枫眠的运气,领回的大弟子为了报恩,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“魏婴...”这是江澄和江厌离,第一次看见虞夫人哭,虞紫鸢没料到岐山温氏做事那么绝情,她看到自己儿子还好好的,是松了一口气。

作为母亲她是自私的,她希望自己的一双儿女都可以平平安安,从接回魏婴开始,她是心疼好友的遗子,后来自己丈夫的差别对待,让她原本软化的心又一次坚硬起来。

她认为自己一直离不开藏色散人的影子,认为自己的丈夫还心系那人身上,魏婴就成了她心里的一根刺,一直对魏婴也没什么好言好语的。

虞紫鸢心里掀起了波涛海浪,湿润的眼眶表明了她的柔软,千言万语汇成,轻声说道“谢谢你,魏婴”

“魏无羡...你要早点回来,听到没有。”江澄从上次和魏无羡说清楚后,就一直觉得自己有愧,这次更加直观的看到了真相,他心中充满了苦涩,云梦双杰不是他忘记了,而是自己不明真相。

“既然你们都了解了,那么让我们看看现代魏无羡吧...他很快就会回来了,你们放学吧。”机械声第一次好声好气的讲道。

“叶哥,这怎么弄啊...”

“就放着那边,下面有粉丝进来,会发评论,你记得和粉丝互动就行了”

“好的好的!”

要说起脸,魏无羡那张脸可是世家公子第四,手机放的位置的角度不是很好,不过魏无羡那是365度无死角。

“大家好,我是魏无羡”

[啊啊啊,帅哥来了!]

[哥哥好好看!]

[妈妈,我发现神仙了]

[哥哥康康我]

[这个小哥哥不就是上次上热搜的coser嘛?]

[wc,还真是]

“哈哈,不是专业coser,穿着玩玩而已”

眼前的魏无羡梳起了高马尾,满脸的胶原蛋白,身上乖乖的套着白色T恤。

“阿羡他看起来过的还好,太好了”这是江厌离回来以来第一次真心的笑。

“想必魏公子一定安全吧。”蓝曦臣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,表示安抚。

〖小鲜奶吧送出烟花×15〗

“感谢小鲜奶吧送的烟花,咱聊聊天就行了,别刷礼物了。”魏无羡诧异的看着满屏幕的烟花,好在之前叶哥给他补过不少知识。

[这声音...我i了]

[舔舔舔...]

[小哥哥不去当艺人可惜了]

[同意同意]

[小哥哥会唱歌不?]

“唱歌?我会一点,也会吹笛子,你们想听什么?”

[你想唱什么就唱什么]

[看来是个神仙主播了]

[笛子!]

[我还没看过直播吹笛子呢,果断笛子!]

在金麟台上的人都汗颜了,您那是会吹嘛,都出神入化了。

“那我吹笛子吧”说完魏无羡朝着手机另一段喊道“叶哥,把我陈情拿下!谢谢~”从屏幕侧段出现只抓着陈情的手。

金麟台上的人都愣住了,随随便便就要吹笛子了?这可是陈情诶!能驱神招鬼的陈情...

蓝忘机看着空中魏婴的脸,眼里的温柔仿佛快要溢出来了,只要他知道,魏婴吹的是那首曲子。想到心上人在未来活的好好,一直冷着的脸也慢慢回春。


震惊!某知名up主在线表白(下)

严重occ。

切勿上升真人。

感谢观看。

[]弹幕内容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弹幕里基本全是:啊啊啊之类的话。

此时此刻王一博一分一秒的数着,看对方什么时候回复,他开始不得不求助,他的观众大老爷们“同志们!我要怎么开口...好难啊...我干脆请鱼饼吃饭吧...”

[是酷盖就拿出酷盖的气势]

[冲鸭!酷盖]

[按照我的经验,你要先和他掰扯掰扯,扯得越远越好,然后再润物细无声]

[楼上好懂哦,酷盖可以透露照片吗?]

[对啊,上次300千万粉丝福利都还没给呢。]

[对对对,强烈要求]

[同上]

.

.

.

显然王一博是个选择性眼瞎,只读了说掰扯那位观众的评论,心中暗自咬咬后槽牙,好在一个电话打来了结了这尴尬的气氛。

“喂...”

“好...”

“嗯...”

这是看直播的小伙伴们听到的,具体的也不知道说啥,王一博挂完电话后,就开始急急忙忙的收拾屋子,别问他们为什么知道。

这就好像你妈来查岗,宿舍阿姨来检查一个样,听听这锅碗瓢盆的声音。好家伙,这酷盖一个手残把摄像头打开了,酷盖的样子清清楚楚显示在手机屏幕上,然而他本人还并不知情。

[wc]

[wcc]

[wccc]

[酷盖本人...]

[好帅啊啊啊!]

[这就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却依旧要靠沙雕的酷盖啊]

[我已经准备录屏了,透露下肖学长在往酷盖家进军,康康这个可怜的孩子吧!]于斌嘲笑的打下了字,这两人都是他铁哥们,当然希望双方可以得到幸福。

王一博对肖战是一见钟情,说不清也道不明,某一天王一博突然对于斌透露了这个讯息,可把于斌吓得够呛。导致那段时间于斌都不敢直视肖战,作为酷盖的老铁子,自然知道王一博对肖战‘执念’有多深。

咱暂且不提王一博,说说肖战吧。作为知情人之一的汪卓成,他一直都知道肖战是双性恋,可没想到肖战会栽倒在一个学弟身上。

“成子,我...觉得我可能有喜欢的人了...”

“啥?你弄啥嘞?咱不是说好,做彼此的天使吗?”

“我是认真的...前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学弟,他挺可爱的,就是话有点儿少。”

“于斌介绍的?老子不把他揍死!老介绍写乱七八糟的人给你。”

“成子,他不算是乱七八糟的人,我当时负责他滑板的设计,就接触比较多,他对我挺好的。”

“赞儿你要真喜欢,作为你铁子就一定会支持你。”

没错,这段孽缘还是算是于斌引起的,作为自来熟本熟,更是在学院里混成了人际大户,基本人人都认识他,于斌。

王一博的滑板设计正是于斌,帮忙引介到肖战那里,学校里谁不知道肖战设计的东西,基本都很神仙,还没毕业,设计的商标基本已经是20万+。

设计师和委托人需要经常一起沟通设计灵感,所以那段时间汪卓成和于斌,成了闪亮亮的电灯泡。

“叮咚~”

门铃声猝不及防的响起了,吓得正在收拾的酷盖摔了个大屁股蹲,又急急忙忙套上拖鞋去开门,临走前还扒拉扒拉自己的头发。

[我好激动啊啊!]

[躲在被窝里的我早就露出姨母笑]

[儿子要表白了,老母鸡好开心啊啊!]

[酷盖会不会直接在外面就告白了...]

[wc,还真有可能]

[这是酷盖的风格,我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]

[不会的,酷盖和我赌的东西,有点刺激]于斌全场姨母笑的打下这些字,要是以后他俩结婚,他这个大功臣不得有个大红包嘛。

弹幕里聊着聊着,就偏了话题。

“学长,我这里比较乱,哈哈哈...”

“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?”

“是有事...就是”

“你说吧,还有别学长长学长短,叫我战哥吧,于斌他们也是这样叫我的”

“好”

说完王一博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弹幕却疯了。

[这俩人什么神仙颜值啊啊]

[我的妈呀,有生之年可以看到酷盖害羞,还看到酷盖真容,我圆满了]

[只有我注意点在那个小哥哥身上嘛]

[我也...]

[我也是!]

[wc,这不是我们学校的神仙学长嘛...]

[妈诶,还真是...]

[啥情况啊,楼上俩人]

[应该是同校的吧]

“那个战哥我...”

“怎么还吞吞吐吐的,你哥我这么吓人吗?”

“不是的,战哥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啊?”

“说不上喜欢什么样的人,感觉对了就行”

“这样啊...战哥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

“你啊,是个很可爱的学弟,虽然话不算多,但是...”

王一博听到前半句话,心就凉了一大截,一不做二不休就亲了上去,弹幕沸腾了,炸出了一堆熬夜党。

“战哥,我喜欢你!是,我年纪是比你小,但我对你是认真的,不是随便开玩笑说说的!”

这是肖战第一次见王一博,一口气说完那么多话,脸上还因为害羞变得红彤彤的。

肖战一直以来都和王一博,都保持非常有礼貌的距离,他对这个学弟是有好感,但也不过就只有发小汪卓成知道。

两个互相喜欢的人,之间的关系要多纯就有多纯,说来也是笑话,一个不说一个不问。

“一博你...”

“战哥你要骂就骂吧...对不起,是我心思太恶心了...我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...我...”

“真巧,我也喜欢你。”

王一博有些不可置信抬起头,对上的是肖战灿烂的笑容,那一瞬间,他感觉整个心脏仿佛要爆炸了,由悲转喜。

“一博,我很喜欢你,也是认真的...”

[我的天,这是什么神仙爱情]

[祝福!]

[999999]

[9999999]

[999999999]

震惊!某知名up主在线表白(上)

严重occ。

切勿上升真人。

感谢观看。

[]弹幕内容

小学鸡文笔,勿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听得见嘛,我酷盖。”说话这人正是水视频,水了好几期的王一博,某网站的知名up主酷盖。

王一博的直播算不上精彩与别样,不过靠着极强的欧气与句句是名言,赢得了极高的关注度。

[现在是9102年,太奶奶你最喜欢的主播开播了!]

[确认过开场白,是那个酷盖,没错了。]

[大哥,我们今天搞谁!?]

[酷盖今天怎么变奶盖了,声音咋有点奶嘞?]

[对诶,我也发现了。果然是生活不易,酷盖都变奶盖了]

“屁嘞,说吧今天想看我干嘛。”王一博表示真的有些看不懂现在的观众,奶?他可是酷盖本酷诶。

[吃鸡!!!酷盖好久没播了!]

[王者!康康大哥骚气走位!]

[猛男游戏,奇迹暖暖了解下]

[hhhh,楼上是魔鬼吗?奇迹暖暖]

[我觉得可以,让我们康康大哥养女儿]

“今天我们玩...玩...额...”王一博有些脸上显为难之意,脸上更是臊得慌,在心底王一博已经把隔壁搞笑区的鱼饼up主,骂了千百遍了。

[是什么游戏,居然让酷盖吞吞吐吐]

[哇哦,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...]

[我等不及!快快快!]

[那也太猛了吧...大半夜的...]

[你们前面打什么哑谜呢?说清楚]

“咳咳,那个前段时间我和隔壁区up主前不是打了个赌嘛...”王一博有些纠结的看着手机,手机的微信提示一直弹出来,全都来源于一个人,于斌。

[酷盖,快开始!再不开始,我就要电话轰炸了!]粉丝团长鱼饼进入直播间。

[哇哦,猛男来了!]

[新人刚来,这鱼饼是谁啊?]

[鱼饼是酷盖的老铁,经常出没在酷盖的直播间里,他也是另一个区的up主,上面说的打赌,也是和他一起]

[鱼饼来了!那么表示...]

[表示...]

[福利来了!]

[福利来了!!]

[福利来了!!!]

“这次赌注我输了,然后鱼饼让我去...去找那个人表白...”王一博关掉了摄像头,其实摄像头根本没有对着他的脸,一直以来他做的都不是露脸直播,用摄像头还是因为鱼饼强烈推荐的。

[我的天,有生之年我要看酷盖谈情说爱?]

[啊啊啊,妈妈不允许!]

[鱼饼我杀了你!]

[这是哪门子福利,大哥咱别理鱼饼了,我们还是去打电子游戏吧]

[电子竞技,不需要爱情啊]

“其实...我也不想这么快的...”嘴上说着不想,没有给观众看到的手,倒是翻对方朋友圈翻得快,还暗搓搓一个一个保存下来。

[我就说今天酷盖怪奶的,原来是春天来了呀]

[天哪,我们要有嫂子了]

[这么刺激?酷盖居然有喜欢的人!]

[要知道这可是我介绍的人,跟你们讲百里挑一。那脸,那声音,那性格]除了性别有些不一样而已,这后半句于斌倒是没有打出来,若有所思的笑道。

“我要开始找他了,唔...我没谈过恋爱,你们记得支招...”王一博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一个对话界面,直播的屏幕上只看到了系统的:你已添加了🐰,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。

[母胎单身?不愧是你]

[妈妈不允许你谈恋爱!]

[很好奇这个妹子长啥样]

[+1]

[+2]

[+10086]

“那个肖学长...我是鱼饼的朋友...那个...现在你有空吗?”王一博有些急促的打出字,后面又删删改改才发出去。

[学长?学长?!学长!]

[天哪,看我发现了什么神仙直播间]

[是不是酷盖太紧张打错字了?]

[双标酷盖,实锤]

[鱼饼出来挨打!!!]

会话对面马上就回复了王一博,并且是用语音回复,背景音有些嘈杂,倒像是在逛夜市一样“你是酷盖吧,鱼饼和我说过,不过我现在在外面,你等我下,我马上就到家了。”

[wc,这声音...]

[我的妈呀,沦陷了]

[所以说酷盖这是一见钟情?人家学长还不认识]

[好想康康这个小哥哥长得怎么样]

[同上]

[鱼饼说好看,那应该是真的好看]
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6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有小可爱在评论区问道,魏婴回来以后是不是依然没有金丹,我想说的是,复活的是少年羡,是那个活的潇洒恣意、放荡不羁的云梦少年,而不是整个被戾气充满的老祖羡。

谢谢你们的观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忽然姚宗主莫名其妙的抽搐起来,如果是现代人看见,那么一定知道这是触电了。

“阁下您这是做什么?姚宗主这是怎么了?”蓝曦臣作为唯一剩下的三尊之一,自然是要成为那个出头人,他也深知姚宗主人品,对于这种喜欢大放厥词,背后去议论他人,也没什么好感。

现在到底还是在各世家面前,他不得不去充当那个老好人,现在是在金麟台上,兰陵金氏的当家人是金凌,说到底还是个孩子,若没有云梦江氏帮忙压着,金凌的位子怕是早就易主了。

“既然不想受惩罚,那就收起你嘴里那些虚伪的侠义之词,我脾气不是很好,特别是对姚宗主这类“侠义之士”,其他人也想试试嘛?”言语中充斥着对其的嘲讽之意。

说着说着就天上的物品,倒是有了变化,上面显出四大字《魔道祖师》“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,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群所谓名门侠士有何感想。”

天上白花花的样子,变成了魏婴在不夜天城的那一日,众人从开始的悲愤,到后来的不可置信。

这魏无羡竟然是靠着莫玄羽献舍才回来的,难怪在大梵山时,江澄用紫电抽他都没用。

江厌离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,她自然知道事情的真相,但她没料到的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两个弟弟,最后还是反目成仇了。

金子轩与金凌有些手足无措,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妻子/母亲,最后还是虞夫人拉着江厌离说了些话,才勉强收住了眼泪。

聂怀桑拿着扇子,有些意有所思的看了眼蓝忘机,要说蓝忘机对魏无羡有情,聂怀桑大概是先察觉到的人之一,他复活魏无羡,也正是看中这一点。

江澄得知金丹是魏无羡的,就一直有愧,碍于蓝忘机一直没来得及和魏无羡说清楚“魏无羡他...还好吗?”

天上播的东西也到了结尾,机械声再次响起“我不会让魏无羡出事的,还请诸位放心。”

蓝景仪有些安耐不住自己,他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这位前辈,再看到魏无羡在莫家庄,处处保护他们周全,也是敬佩地不得了“你有何居心?为什么要帮助魏前辈?你现在不能把魏前辈弄回来吗?”

“我自有数,至于魏无羡为什么不回来,他积攒的喜爱值到数了,便可回来...我?我敬佩魏无羡,我要告诉世人,他魏无羡远比呈口齿之快的小人,要来的伟大。”机械声变得不再那么僵硬,反而说起魏无羡,语气里满是敬佩与崇拜。

“这几日,我会将把魏无羡的一生让你们观看,答应魏无羡的我也做到了,现在你们都和家人团聚。”机械声顿了顿“请诸位,未知全貌不予置评。”

那些与亲人团聚的人,都心中有所触动,有些人仿佛在后悔,说出的话。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5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我极其讨厌那个姚宗主,每次他屁话最多,挑拨离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时隔多日那间物品自从上次亮起过,就再也没有动静。各大世家聚在金麟台,无一不谈论着上次播出的片段,所到之人包括了那些已逝去的人。

“这黑色物品到底是何物?为什么可以看到夷陵老祖魏无羡这厮?”说话的这人就是所谓的侠义之士,姚宗主。

“此物或许来自于未来,魏婴也许也在未来...”蓝启仁皱眉看着天上的物品,论天赋他魏婴资质极高,虽后堕入鬼道,到底还是怀着赤子之心,怀着锄奸扶弱的志向。

上次自己兄长与嫂子的归来,让他就有些怀疑,谁有那么大本事呢,纵然魏婴有操控鬼神之力,但在观音庙事后在云深不知处便一病不起,而后又神秘消失,这件事情本身就透露着诡异。

“这是魏无羡的阴谋吧!”

“这厮不是死了嘛?”

“他这是又准备祸害沧桑...”

底下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侠士,都七嘴八舌地交流着,仿佛这一声声的咒骂,是理所应当的事一般。

“魏无羡是云梦江氏的人,他还轮不到,你们这些阴沟旮旯里出来的人非议!”虞夫人领着江厌离走来,在她眼里魏婴还是那个,做事莽莽撞撞的毛头小子。

一时之间,碍于虞夫人的面子,那些侠义之士脸一红一白,咽下了那些“讨伐魏狗的侠义之词”。

忽然,天空中的物件又一次亮了起来,上面既没有魏无羡,也没有其他文字,只是白花花一片。

一个出现过的机械声响起“很好奇吗?为什么魏无羡会去到未来?”

在场的人纷纷拔出剑对准天空,这东西出现后,更是出现了接二连三的怪事,已逝之人的回来,魏无羡出现在未来...

“阁下,大可不必这样,请您出来说话。”蓝曦臣带着少有的严肃之意问道,自从上次播完魏无羡在现代的经历,他那位谪仙般的弟弟,就一直魂不守舍。

从小到大,他的弟弟蓝忘机一直中规中矩,墨守成规,原本他以为弟弟会一直这样下去,直到各大世家来云深不知处求学。

那位云梦江氏首徒魏无羡让忘机变得与往日不太一样,他变得有了七情六欲,变得有人情味起来。再后来为了保住那位魏公子,打伤长辈,受三十三道戒鞭......

作为哥哥自然希望弟弟得到幸福,观音庙事情后,他原以为魏公子会和弟弟,有情人终成眷属,没想到魏公子还是消失了。

“我来自未来,我真的很讨厌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侠义之士!”虽然是粗糙的机械声,但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厌恶。

“这儿都是名门正室岂容尔等放肆,真是...”说话这人是姚宗主,在围剿乱葬岗的时候,他总是冲在第一个,嘴里喊着正义之词,真正打起来跑的比谁都快。

“你以为你是谁,骂的就是你这种“侠义之士”,我记得当初还是云梦江氏,救得你们姚氏,到最后到是成了金氏的走狗,挑拨离间江澄与魏无羡关系。”

机械声再次响起,直接把矛头对准了这位姚宗主。

“你这是颠倒是非!这夷陵老祖魏无羡当年在不夜天城,杀了他师姐江厌离,大家可都是看到了,凭什么说是我挑拨离间呢?”姚宗主顶着各个人非议的目光反驳着,那些知情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例如站在蓝曦臣身边的阿瑶。

魏哥在娱乐圈的二三事(4)

occ是我的,人物是墨大的。

个人脑洞。

勿喷。

文笔极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小哥哥,你是在cos谁啊?”

“小哥哥,可以签个名吗?”

“小哥哥,可以合张影吗?”......

魏无羡被蜂拥而上的人,围在其中,他根本听不懂,这群人在说些什么,只能快速脱离这人堆。

乘机逃跑的魏无羡,漫无目的的在街角走着,殊不知已经有人在注意他了。

“你好,你有兴趣当明星吗?”一位打扮怪异的男子,掏出一张卡片递给魏无羡。

这词对于魏无羡,无疑是个陌生“明星?意为明亮的星辰?”魏无羡有些困惑的问道。

“这...”那男子明显是被魏无羡的问题噎到了。

“现在是什么年代?”魏无羡感受到这人没什么恶意,也就放下了全是刺的防备,他还要去积攒喜爱值,复活师姐。

“现在?现在不就是2019吗?难不成哥们,你穿越啦?”男子从一开始的疑惑,到后来轻松的打趣。

“穿越?也许是吧。”话音刚落,那男子便马上捂住魏无羡的嘴。

“小声点,如果这是真的,搞不好你要被拉过去解刨研究。”男子也是个聪明人,分析魏无羡从一开始突然出现,到后面言语表达文绉绉的,还傻兮兮的问道是什么年代,说不定他还真遇到一个穿越古人了。

“如果你不怕我会害你的话,就先和我回家吧?”男子有点复杂的问道,作为星探,魏无羡是他见过最好看的脸没有之一,到是个好苗子。曾经他外婆帮他算命,算到他命里有贵人,那贵人来历特殊,但可以改变他的一生。

魏无羡除了妥协,也没有其余的选择,再者街上的人无一不注意着他,这场面和当初在不夜天城一样,都死盯着他。

播到这儿,天上的黑色物品慢慢又变黑了,而观看的人无一说不出话来。

——云深不知处——

“忘机...那人可是魏公子?”蓝曦臣自然是一直观察弟弟的脸色,也确定了那平白无故出现在天空中的黑色物品,是与魏公子有关,而那些逝去之人的归来,更是魏公子换来的。

“是。”蓝湛看着屏幕久久不能平静,那是他千思万想的人,他倒是说的轻松,死了两次,这也表明了,他没有护住他两次。

蓝景仪这次格外安静,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他很喜欢魏前辈。他是一个最不像姑苏蓝氏的蓝家人,他活的就好像少年时的魏无羡,他有自己的想法,有想要去完成的广大志向。

——莲花坞——

“阿羡他...”江枫眠看完后欲言又止,江澄的拳头握得更紧了。

“魏婴这个臭小子,在想什么呢,我们本身就是已死之人,何必费这功夫。”说不感动是假的,虞紫鸢早已经将魏无羡视为亲子,看到他所做的一切,感动的一塌糊涂。

——金麟台——

“阿离,你还好吗?”金子轩看着自己妻子落泪,心里也不好受。当年魏无羡操控温宁,不小心杀了自己,一开始他是有怨的,到后来他也就慢慢释怀了,看到魏无羡为了让他们回来,做出的牺牲只多不少。

“阿羡他...怎么这么傻...”江厌离认为这一切都不怪魏无羡,无论是金子轩的死,或者是江氏惨遭灭门。都无怪乎魏无羡,他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,心性如何,她自然是一清二楚,现在为了将他们复合,做出如此大的牺牲,江厌离心中更是心疼魏无羡。

“阿爹...阿娘...魏......大舅舅他很好...”金凌别别扭扭的说了出来,其实他早就认魏无羡,是他的大舅舅了。

——温家冢——

“公子他...”温宁知道魏无羡的不易,也十分感激于他,清谈会那日是他鼓励自己,后来又是护住大家,再后来让自己又活了起来。

“阿宁,你记着我们这辈子欠魏无羡的,太多太多了...”温情早就心中有数,魏无羡是个多么有英雄病的人啊,就算剖丹五成把握,也要去尝试,最后还不告诉任何人。

“羡哥哥,阿苑真的好想你,阿苑......”蓝思追一直跟着温宁在修建温家冢,与魏无羡相认,这无疑是他最开心的事情,而姑姑的回来,仿佛是喜上加喜。得知真相后,却是雪上加霜一样。